您所在的位置:
萧山新闻网 > 专题活动 >
几经干涸,惯看秋月春风的白沙泉
时间:2020-04-15 20:46   作者:admin666   来源:   

2020-04-15 09:29:32杭州网

白沙泉,摄于2020年4月10日

1929年绘制《实测杭州西湖图》 (局部

一径通幽处,泉流出白沙”,白沙泉是宝石山上最著名的泉眼,离黄龙洞不远,地质学上属于裂隙泉。据《杭州市地名志》介绍:“白沙泉,在西湖西北,栖霞岭古剑门关西北岭下。清翟灏等《湖山便览》卷五:白沙泉,‘明万历中,筑墓者偶凿得之。泉甘而白,甲于诸山,取汲者争喧如市’。今存。”民国时,今之挂牌山被称为白沙山,应该是以泉名山,挂牌山西北侧山麓下有白沙泉村,也是以此泉命名的。

康有为题写的“白沙泉”,摄于2019年12月31日

如今泉池上方的“白沙泉”三个字是戊戌变法领袖康有为在乙丑年(1925)题写的,康有为卒于1927年,也就是他去世前两年题写了泉名。落款“康有为”有明显修复痕迹,看来曾经是被抹去过的,可能是那段特殊年代的产物,宝石山同期有很多造像被毁。此处题字,本人见到最早的记载是在民国二十一年(1932)凌善清编著的《怎样的游西湖》一书:“白沙泉,在栖霞岭后路侧。明万历中筑墓者偶凿得之,泉甘而白,取汲不竭,泉旁有乱石围之,如人造之假山,上镌白沙泉三字。”不过此书只说了上镌白沙泉三字,并未提及题写者。而在民国二十三年(1934)张国维等编著的《游杭必携》一书:“山后有白沙泉,泉自洞中流出,涵为一池,山脉融液,独源所钟,故泓深莹洁,异于众泉,康南海至此,大为忻赏,濡笔题曰白沙泉三字。” 此书明确提到了“白沙泉”三字为康有为所题(康为广东南海人,故又称康南海)。另外,建国后最早的记载是在1951年邢星光编著的《新杭州西湖指南》一书:“白沙泉,在剑门岭南,石壁上刻着康有为写的‘白沙泉’三字。泉从洞中流出,甘而白,涵为一池,不溢出也不干涸。”

2006年2月26日《今日早报》报道上的白沙泉照片

2005年12月1日《都市快报》第46版上有杭州市民张鹏程的建议《让康有为重回白沙泉》,称泉名的题写者“康有为”三字被毁,希望将“康有为”名字重新凿刻在“白沙泉”石碑上,还“白沙泉”历史面貌。2006年2月26日《今日早报》第A3版报道《“白沙泉”出自谁手?老杭州建议修缮泉壁题字》提到:白沙泉刻着泉名的石碑,“乙丑夏四月”左边的落款已经是凿痕斑斑,根本认不出是什么字,希望有关部门对白沙泉康有为的题字进行修缮。项冰如《西湖泉水处处情》(《古今谈》2008年第2期)一文亦提到:“康有为的题字‘白沙泉’宛然在壁,只是他老先生的大名却被人凿得模糊不清了。说明胜景依旧,而人物已非。一笑而已。”

康有为晚年与杭州渊源颇深,最著名的是其在西湖边丁家山建了一天园别墅(又名康庄),还留下了“蕉石鸣琴”、“潜岩”、“石门”等摩崖石刻,今位于西湖国宾馆范围。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康有为曾在杭州纳了第五房小妾,名叫张光,当时康年近花甲,而张不满二十,典型的梨花海棠配。不过康有为对她宠爱有加,不仅请家庭教师教她读书识字,还亲自教她书法,据说考虑到张光在他百年后的生活,专门为她写了两箱子书法作品。

栖霞岭12号,摄于2020年4月10日

“白沙泉”题字可能和这门亲事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他在杭州娶的这位夫人的娘家,就在栖霞岭上。据1993年1月3日《杭州日报》第8版有署名康静谷的文章《也说康太太》:“我养母张光,原名叫阿彩。少年时住栖霞岭18号,家里兄妹4人,靠其母在西湖里摇船度日。”据文星《康有为与西湖村姑联姻佳话——康静谷回忆亲人》(《文化交流》2007年第4期)一文:康有为第六位夫人张光的娘家原来是栖霞岭,后来搬到茅家埠,两人婚后先住汾阳别墅(即今日之郭庄),后来一天园建成后住在丁家山。2012年3月25日《都市快报》第3版报道《康有为最小的女儿康静谷在杭州辞世》,康静谷之子讲到一些细节:外婆张光小名阿翠,栖霞岭12号是外婆娘家的祖宅,从外婆的外婆开始,张家人就住在这里,康有为就是在这间祖宅里,第一次拜见了岳母大人,后来康有为还找人将这间房子从简陋的草房改为瓦房。不同的报道,一些细节略有不同,比如张光小名有叫阿彩的有叫阿翠的(应该是两个字音似导致),还有住址有栖霞岭18号和栖霞岭12号两种(可能是讲述人的记忆偏差导致),1994年7月26日《杭州日报》第8版有一篇《杭州市房地产管理局征询产权异议公告(94)第6号》,里面明确了栖霞岭12、13、14号的产权人为张晓全和康静谷,所以栖霞岭12号的说法更准确。总之,康有为第六位夫人张光原先住在栖霞岭肯定是没错的。

《杭城西湖江干湖墅图 》(局部)清康熙55年至雍正5年间彩绘本

从栖霞岭往北翻过古剑关就到了白沙泉,两地是非常近的,康有为来栖霞岭,可能就会经过白沙泉,然后颇有雅兴的题字,顺理成章。当然,宝石山上原来还不止这一处康有为的题字,至少还有三处:其一,民国时康还给“黄龙洞”题过洞名,见2019年3月8日《杭州日报》第18版文章《杭州隐秘地图之:黄龙洞寻踪(下)》,不过今天已经见不到了,今之“黄龙洞”三字乃当代书法家董寿平所题;其二,黄龙洞太清殿(今为月老祠)曾有康题写的楹联“道德犹有经自东粤西湖同奉遗礼,天地不能久唯妙门玄牝竟传长生”;其三,1920年经杭州兜率寺住持太虚法师的邀请,康还题写过“兜率寺”寺名,兜率寺也就是将大佛寺和弥勒院合二为一后的名称,今已不存,但仍能在宝石山寻见遗迹,2014年5月12日《杭州日报》第A15版有报道《大佛寺寻踪》。

白沙泉和虎跑泉一样,被认为是可以接来饮用的泉水,有诗赞之曰:“方池澄一勺 ,名与虎跑齐;此水惜迟出,未经坡老题。”周边居民前来取水者众多,多年前本人经过白沙泉时,还看到泉池边放了一些水勺供过往的游客取水。但是这眼泉水,也经历过一些磨难,命途多舛。

1991年4月18日《杭州日报》第2版报道《与虎跑齐名的白沙泉 如今卫生太差》,称近几年来白沙泉似乎被遗忘了,水里充塞着枯枝败叶和废纸、塑料瓶、破鞋,游人只好望池兴叹。

2003年11月1日《杭州日报》报道上的白沙泉照片

2003年11月1日《杭州日报》第3版报道《多年泉涌一朝干涸 白沙泉令人惋惜》,称原先在这四五平方米的池中,一年四季泉水不断,水深总保持在一米左右,但从上周开始,泉水日渐干涸,到现在已干了七八天。

2006年3月30日《今日早报》第A4版报道《杭州名泉白沙泉已成一潭死水》,称白沙泉从一个远近闻名的景点败落到一潭死水,令人望而却步。

2006年6月30日《今日早报》第A4版报道《白沙清泉复潺潺》,称清澈的白沙泉又回来了,报道还梳理了白沙泉的苦难史:2003年夏天,由于持续高温少雨,导致水量减少,每天有很多慕名而来的市民在白沙泉取水,泉水枯竭了,一直到当年11月还没见一滴泉水;2004年10月初,白沙泉还能见水,可惜水已变黑变臭,半个月后滴水全无,11月,白沙泉的泉眼找不到了,就连旁边的一口金果泉也干涸了;2005年7月,因天气干旱和过度汲水,白沙泉再次断流,11月,白沙泉底有了浅浅的一点水,但一池树叶把水面遮得严严实实,泉池旁还堆满了乱石。

2006年8月21日《每日商报》第6版报道《这几天天气蛮干 白沙泉有点干了》,称白沙泉里一点泉水都没有了,泉眼已经干涸。

2008年6月16日《杭州日报》第6版报道《大雨恩赐,白沙泉“复苏”》,称本次白沙泉复苏也只是因为暴雨缘故,治标不治本。

2008年9月11日《钱江晚报》第A5版报道《宝石山西整治 不让东边独美》,称“康有为乙丑夏四月”的落款已凿痕斑斑,此次整治将在泉上铺设汀步,泉边园地建造石亭、石桥、小径上则是鹅卵石铺装、泉边还将种上鲜艳的鸡爪槭,恢复白沙泉名泉风貌,整治工程计划于国庆后开工。

2009年3月11日《杭州日报》第B1版报道《如此尴尬要打破,北山景区将新增6景点》,称《北山景区控制性详细规划》拟新增6个景点,其中一个是位于挂牌山西麓的“白沙聆泉”,控规设想是打开入口环境,形成景区西部入口。

2011年7月8日《钱江晚报》第A5版报道《白沙泉又闻丁冬声》,称宝石山下的防空洞对山脉水系造成了影响,再加上白沙泉年代久远,一到炎热的夏天,白沙泉就会出现严重干涸现象,泉眼位置也早已无迹可寻,前段时间连续降雨,白沙泉因而重现泉水丁冬。

2013年7月24日《今日早报》第A4版报道《“活”过来的白沙泉带你寻回曾经的清凉记忆》,称岳庙管理处花了大力气对白沙泉进行了整治,疏通了泉眼,使其重焕青春。

综合以上的新闻报道,我们可以得到以下信息:其一,白沙泉时常断流,这可能和宝石山的防空洞有关;其二,被损毁的“康有为”三字落款,估计是在2008-2009年间宝石山或北山景区整治时修复的,本人在2011年经过时,“康有为”三字就已经修复了。

御览西湖胜景新増美景全图》(局部)清容光堂摹刻 

白沙泉的水质究竟如何?也有人做过分析。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张剑铭等人的两篇文章《杭州市景点泉水水质分析》(《海峡预防医学杂志》2002年第8卷第5期)和《杭州景点泉水霉菌污染现状及其成因分析》(《海峡预防医学杂志》2003年第9卷第4期)指出:白沙泉的亚硝酸盐氮检测值超过饮用天然矿泉水标准,细菌总数和总大肠菌群均超过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,泉水受霉菌污染普遍所以说,白沙泉的水质肯定是不适合直接拿来饮用的

白沙泉附近的白沙泉村,曾经是杭州有名的城中村。由于靠近黄龙花都会所,曾经是一众夜店女郎的聚集地,每到傍晚总有各色妖艳的美女出没,也充斥着各种烧烤大排档小摊,多次发生过火灾。如今随着产业升级,这里已经开发为浙江省首个以并购金融为主题的特色街区——白沙泉并购金融街区,于2017年10月10日正式开街,真是华丽的蜕变。

白沙泉并购金融街区,照片摄于2019年12月31日

白沙泉虽然历经磨难,不过幸运的是,它依然坚强地活着,惯看秋月春风。

本文授权转载自今日头条号:清兄的户外生活,致谢!

▼延伸阅读▼

看白沙泉华丽转身:从城中村走向并购金融小镇

“活”过来的白沙泉 带你寻回曾经的清凉记忆

康有为最小的女儿康静谷在杭州辞世

芳草斜阳起相思,百年刘庄是我家

芳草斜阳,百年刘庄——刘学询,水竹居,西湖国宾馆

来源:今日头条号:清兄的户外生活    作者:清兄    编辑:郭卫    责任编辑:方志华

上一篇:百年越剧首次试演地:临安外伍村和余杭陈家园
下一篇:没有了
国内新闻
·上海发布新规力促投资 工业
·国铁集团确立2020年主要工作
·市场监管总局就《<反垄断
·上海发布2019年创新产品政府
·2019年全国期市累计成交额逾
·特稿:2020,哪些“黑科技”
·期市日间盘收盘多数品种收
·雷军2020年首封全员信:“
·北京出台文化企业“房租通
·12月财新中国制造业PMI为5
国际新闻
·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首次批
·乌兹别克斯坦新冠确诊病例
·法国新增5497例新冠肺炎确诊
·安东尼-福奇:美国重启经济
·土耳其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
·巴基斯坦学校、电影院等公
·挪威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
·捷克宣布将逐步放宽或取消
·爱尔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
·世卫组织: 全球新冠肺炎新